《和夷》转载请注明来源: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

规律的木鱼声渐渐清晰,空气中浮动着苦涩的气息,喉咙像堵着什么东西,有些呼吸不畅。慕扶云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恍惚的影子。她咳嗽两声,才发现嘴里衔着一片药草。身上倒没什么大碍,视线渐渐清晰,破了洞的房顶投下斑驳的光,她拿下叶子,这才看到列雾州正坐在火堆边,不远处还有一个老道士念念有词。

“不是冤家不聚头,古人诚不我欺。”老道士又看列雾州一眼,说:“你跟着她有什么好处?”

列雾州正用小罐煮着什么东西,没搭理老道士。

老道士说:“她醒了。”

列雾州这才有了反应,他把小罐从火上拿下来,敞开盖晾着,对老道士说:“找个碗来。”老道士气得吹胡子瞪眼,偏偏还拿他没什么办法,气鼓鼓地大步出去了。

“感觉怎么样?”列雾州走到近处,低眸看她。

慕扶云的思绪回笼,想说什么,这时才感觉喉咙像刀割了一样痛,勉强道:“好……多了。”

老道士骂骂咧咧地跨门进来,怒气冲冲地把碗塞给了列雾州,自己跑一边生气去了。慕扶云不知道自己昏睡的时候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只见列雾州八风不动,见瓷碗干干净净,便从小罐里倒了一些药汁,递给慕扶云。

药还有些烫,慕扶云喝得很慢,但感觉喉咙的不适已经消解许多,列雾州说:“你中了毒瘴,山谷有伏兵,所以只能从另一条路走,这里很安全。”

慕扶云放下碗,看了一眼列雾州,突的笑了。那一笑如万千芳菲因风起,又似轻絮悄然拂人面,她的声音很轻,说:“谢谢王爷。”

她身上有什么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好像一颗明珠终于拂去灰尘,慕扶云突然明白了师父让她去体会的红尘究竟是什么。她问:“什么时候出发?”

老道士过来收拾东西,把小罐和碗都拿走,瞪着列雾州说:“你还要和她一起?”

列雾州好整以暇,老道士气道:“她会害死你的!”见列雾州还是不理他,愤怒地出了破庙。

“他是谁?”慕扶云问。

“路过的。”列雾州回答。

那碗药如有神效,慕扶云休息了一会儿,便和列雾州一起出发了。

这间破庙没有神像,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神座,应该是很久没有人来了。列雾州带着昏迷的慕扶云在山谷里穿行,甩脱了后面的追兵,又走了一段路才看见这里有个避身之处,里面还有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

老道士一见慕扶云就说她是天煞白虎星,劝列雾州放下她不管,还让列雾州跟他去学道,杀杀身上的戾气,列雾州却是充耳不闻,不过也没和慕扶云说这些。两人绕路出了山谷,慕扶云想先去确认慕千林他们的安危,便从另一条稍远的路前往岩州,只能绕行霈城。

他们脚程很快,走了大半日便到了霈城下面的小镇。

茶馆里人声鼎沸,列雾州要了一壶茶,和慕扶云相对而坐。

“……慕老爷真被劫了?”有人窃窃道。

“谁说不是呢?那山匪也属实猖狂,据说现在还在让人搬开暗谷巨石,赏钱还高呢。”

“那你怎么不去?”有人笑了。

“难搬,难搬!”原先那人挥挥手,说:“暗谷你又不是不知道,路又窄,这钱还是让别人拿吧!”

“胡老二,我看是你懒病又犯了,我昨天还听你家婆娘骂你呢!”

慕千林让人来清路,想来他们没有什么大碍,只有慕扶云和列雾州被困在山谷中,不过究竟是谁想要对他们下手?慕扶云正想着,却听茶馆里又谈起了其他事,似乎是说霈城里在办什么事,听到了慕千林他们的消息,也没了继续留在茶馆的理由,慕扶云对列雾州道:“走吧。”

当务之急是和慕千林他们汇合,两人进了霈城,发现城里有种不一样的气氛。街上多是袒胸露背的男子,有两两格斗的,也有自己对着草人练习的,女子却是寥寥,乍一看还以为进了练兵场。慕扶云目不斜视,却听列雾州来了一句:“他们都没我好看。”

慕扶云:……

又往里走了一段,只见城中一处空地上支了一个大擂台,旁边有座高高的花楼,不远处还有一个挂了红绸的哨楼,许多人围在擂台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列雾州问旁边观看的路人,问:“这是在做什么?”

“你是外乡人吧。林老爷给他家千金比武招亲,就在这儿。”那人解释道,又指了指旁边的花楼:“前三甲一甲得抱美人归,二甲择一神兵,三甲得一古器,就是转手卖了也值不少钱呢。”

“古器?”慕扶云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灵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