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吸取灵魂之后,那青铜神树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象征着太阳的神鸟突然变得面目可憎,眼角不断地向下低着红色的血泪,连同那铜绿色垂下来的枝条也变成蛇身蛇面的模样。

就在大家思考要不要逃离这个鬼地方的时候,那座“青铜神树”突然原地下落,就像是升降台被按下了按钮,一下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陈易之瞠目结舌:“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神树吧!”

还没等大家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墓室里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竟然是来时的门被关上了,更糟糕的是,在转了一圈之后,大家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目前唯一通往外界的路就是之前神树留下的“坑”。

陈易之十分不合时宜地调侃道:“之前都是我们在挖坑,没想到现在挖得坑要把自己埋了。”

温雨白了他一眼,决定不和小朋友计较,率先跳了下去,紧跟着的是马山,陈易之看着消失的两人,叹了口气:“不是吧!好歹等等我啊!”

不过温雨没有听见陈易之的这声哀嚎,直觉这种东西太过玄学,即便是在当前的状况下,恐怕愿意相信她的人也不多,毕竟其他人可没有上帝视角这一绝杀,更没有与之相伴的超凡“第六感”。

等到温雨从失重感中逃离出来,渐渐适应眼前光线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处山洞里,山洞的顶部有一个缺口,看起来她应该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温雨等了一会,没见马山下来,她心中纳闷,奇怪,明明在自己跳下去的时候,看见了马山同样跳下来的身影,怎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没落下来?总不至于是因为块头太大而被卡住了吧?

等到再看了一会的时候,温雨终于发现了端倪。

原来这山洞顶端的洞不止一个,密密麻麻的像是月球表面一般,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进行一定角度和距离的移动,想来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山没有和她掉在一处的原因,想明白这一点,温雨也不再等下去,如果掉下来的人心不齐的话,一个人反而更安全。

出了山洞,温雨发现自己居然在悬崖之上,也不知道现在她还算不算在陵墓的范围之内,至少在目之所及的地方看不到一点像是墓室里才会看到的东西。

在她眼前,是层层叠叠的山峦,绵延不绝,千里皆碧,此时月上中天,薄雾四起,幸而这里的雾气无毒,否则又是一个大麻烦。

一阵风吹过,雾气被吹开一阵,穿过那如同流水一般的月光,温雨看见在那一片山峦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坑,原来她所在的位置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悬崖,只是正中间的山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是硬生生被人搬走了一般。

而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那个不知道是天然还是人力导致的大坑之中,竟有一颗将近十层楼高的大树,它的直径估计得有个五六米的样子,连上面攀爬而上的藤蔓都有温雨大腿粗细,大树和藤蔓之间似乎是寄生的关系,藤蔓依托大树而活,同时它的末端一直延伸到地下,支撑着大树并为其提供养分。

等到再细看的时候,温雨发现有些藤蔓竟是青蛇伪装而成,它们的皮肤颜色和那藤蔓相差无几,身上的斑纹更是做到和藤蔓的枝节相差无几,也不知道三者经历了多长时间的共同进化,才能发展到如今相生相依的局面。

在大树周围,有几条碎石子铺就的小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小路组成的图案是许多个圆心和直径都不同的圆,它们之间唯一的关联就是所有的圆都相交于且只相交于圆上同一点,温雨隐约觉得这个图形似乎有什么重要之处,只是目前她还想不明白。

她看了一眼那棵树的树冠,高耸入云,一咬牙,决定爬上去看看,想着或许在高处能够弄明白这个图形的含义。

在此刻,她不得不感慨自己幸好有双好眼睛,否则要想爬上这棵树而不惊动树上的蛇还真有些难度。

书上的藤蔓给了温雨很好的着力点,让她在即便不能环抱大树且没有树枝可攀的情况下也能顺利往上走,突然温雨感觉自己脚下的藤蔓微微动了一下,她一低头,发现她踩得位置竟然不是藤蔓而是一条蛇,只是这条蛇的蛇头隐藏在其他藤蔓之间,她这才没有发现。

牵一发而动全身,温雨暗骂一声,刚想退出去,另做打算,外围的那些蛇就有了动静,它们吐着蛇信,像是水管里喷出的水柱一样纷纷射向温雨,后者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向上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第一时间更新《强制作家填坑游戏【无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