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君不想当教祖》转载请注明来源: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

“小心!”

见大剪刀向着他剪来,夏油杰猛地向后一仰,落地翻滚。

而那柄剪刀却像长了眼睛似的,见状也一个急刹,调转刀头再次向他袭来。

很好,只要不去伤害被他的大鸟咒灵护着的孩子们就ok,夏油杰眼神一凝,起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那柄大剪刀果然穷追他不舍。

而站在一旁的五条悟则凝神注视着这片灰雾没有动手,他要想办法揪出裂口女。

很显然他们是进入了裂口女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内她即是主宰一切的上帝,所以她可以随意隐藏在灰雾中,可以在中了他的苍死而复生,可以操控领域内的任何东西变幻形态。

“唔,有点烦人。”

五条悟眼波微转,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两种可以击破这个领域的办法。

一、裂口女是自都市怪谈中产生的咒灵,他只要想办法打破其中的怪谈规则即可让领域消散。

二、使用术式从内部直接攻破。

第二种方式的确简单粗暴但其危险性也太大了,他一直以来使用的术式“苍”其实都是至少留了三成咒力的,如果要以蛮力击破这个领域,他就得使用完全式的苍,而这样的话,威力就太大了,不说领域没了,连那些小孩子们都会直接灰飞烟灭。

所以,还是选择第一种吧。

心转神思间,五条悟看向满教室溜大剪刀的黑发少年问道,“夏油,你还坚持的住吗?”

“可以。”夏油杰此时手里正抓着一条黑蛇的尾巴,而黑蛇的前段则缠在大剪刀的刀片上让它开不了口。

他抬腿踢了这个打又打不掉的大剪刀一下后扭头问五条悟:“你想出办法了吗?”

“嗯,想出来了…”

夏油杰竖起耳朵认真听,但没想到五条悟说了个开头就不说了……

这又是在闹哪一出?

他只好耐住无语问道:“什么办法?”

五条悟不爽地撇了撇嘴,“很简单,但这个解决办法让老子很不服气。”

“……”

目前击破这个领域出去才是最要紧的吧!

夏油杰训猫似的温声道:“不服气的话等下让你多踢裂口女几脚解解气好吧?”

“可是…可是…”五条悟扭捏。

大剪刀抵抗的力度越来越大了,夏油杰只好更加用力拉紧黑蛇,很累但还是得微笑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五条悟挠挠尚且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道:“等会裂口女都已经被我们打趴下了,老子还要去踢她是不是不太好?”

“???”夏油杰震惊,幼稚鬼五条悟居然有此等觉悟!

他思考片刻后想出了个好办法:“嗯~那要不等会你拉着她一起跳支舞?”

“……”五条悟黑脸,“你在说什么疯话?怪刘海,你果然是不良吧!”

夏油杰再次震惊,这前后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你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五条悟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头:“老子听说只有不良的脑子才会想出这种坏办法来对付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夏油杰咽了口气,对于五条悟把他看作不良而把自己看作好学生的厚脸皮感到非常地无奈加无语。

“那请问你这位乖巧懂事的好学生要怎么样才能开始祓除咒灵呢?”

“很简单。”五条悟伸出一只手指束在面前,“你只要完成老子一个非常简单的要求就可以了。”

“……”好家伙,原来在这等着他呢,夏油杰有点警觉地问道,“什么要求?”

“事毕后老子要坐虹龙回高专。”五条悟语气淡淡的但仍掩不住藏在其中的兴奋。

“……”

夏油杰眼神复杂,居然只是想坐虹龙……真难为他整这一出了,但也不是什么完成不了的事。

迎着五条悟期待的眼神,他点了点头,“可以。”

五条悟漂亮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在昏暗的领域如两粒湛蓝的星火,“那就现在开始吧!”

他先是伸展伸展了腰腿,然后忽地伸出右手往旁边发出一道苍蓝色的咒力。

“找到你了呢!”

嘭的一声,一个人影被打落在了地上,正是裂口女。

“嘻嘻嘻~”

趴在地上的裂口女倏地抬起头来冲他们歪了歪脑袋,染血的旧绷带从她的下半张脸脱落挂在了脖子上,只见她的嘴巴从嘴角开始一直裂到了耳根下,血淋淋的,甚至还能看到灰白色的腐肉在颤动。

“嘻嘻嘻~”

“我美吗?”

在裂口女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被黑蛇咒灵缠住的大剪刀也像得到了能力增幅,刀口立刻张到最大左右摇摆几下把黑蛇给剪了个七零八落,然后飞回到了裂口女的手中。

夏油杰心疼了自己的黑蛇咒灵两秒又指挥了两只高坚果咒灵卡在裂口女的两侧防止她暴动,接着来到了五条悟的身边问他,“你说的办法究竟是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无中生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