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不凡本来就没吃晚饭,闹腾了一天,体力很快就到底了。

他疲惫的躺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弟弟,怎么还是没有人来啊?”

江不尘皱着小眉头道:“一定是江黎故意把人都支开了,没事的哥哥,你放心,肯定会有人来的。”

他就不信爷爷一直听不见!

但江黎伺候着江兆远把饭吃完后,就在他房间点上了助眠的熏香。

没一会儿,江兆远就进入了梦乡。

在外面的沈岚也收到了江黎的指示,故意带着林曼茹一行人在商场逛了好几圈。

等到他们逛累了回来时,江不凡江不尘也哭累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曼茹很满意,还以为是江黎把人哄好了,蹑手蹑脚的把门关上后回去睡觉了。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江不凡就醒了。

“咕噜噜”的声音交响回荡在他们的房间。

江不凡揉了揉眼睛,推了推睡在自己旁边的弟弟。

“弟弟快醒醒,我好饿啊。”

江不尘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身旁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之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昨天晚上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他们?

江不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

“太过份了,居然到现在也没人关心我们一下!”

果然和妈妈说的一样,爷爷家的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的!

他气冲冲的搬了一个凳子就要去砸门,结果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自己开了。

江不凡也没思考太多,拉着江不尘就往外走,而后学着江宴的口吻喊道:“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本少爷饿了知不知道?怎么没有人过来拿东西给本少爷吃啊?本少爷要生气了!”

江不尘则跟在他后面哭。

两个人就像是行走的音响一样,噪声遍布了整栋房子。

可他们足足从三楼哭到了一楼,都没发现半个人。

江家今天安静的有些过分。

渐渐的,江不凡有点心慌了,声音小下去了不少。

客厅没有人,前院没有人,甚至后院也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有。

硕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弱小的身影。

江不凡紧紧的攥着弟弟的手,声音彻底软绵了下去。

等到在餐厅发现独自一人吃着早饭的江黎后,他连质问的底气都没了,差点和弟弟一样哭了出来。

“喂,女魔头,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江黎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完了嘴才居高临下的看向了他们。

“大人都去走亲戚了,今天家里就我们几个。”

闻言,江不凡如遭雷劈。

家里就剩下女魔头和他了?!

那还得了!

他当即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起来。

“不行,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不要跟你待在一起!”

江不尘也在旁边哭哭啼啼,“妈妈.”

可他们这招压根对江黎没用。

她就像是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噪音一般,坐在餐桌旁一动不动,甚至还悠然自得的收起了碗筷。

看着她神色如常的进出厨房,压根不把自己当回事,江不凡的自信心严重受挫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