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猫无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思路客小说siluke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南絮让人把出门那日送东西过来的两个丫鬟找来,当面对质。

只是翻遍了周姨娘院里,都没找见这二人。

南韵仰了仰头,挑衅地望过来,她生的娇俏可人,奈何眼里阴毒破坏了皮相。

“三妹妹把这两个丫鬟打发到哪去了?”

南韵嗤笑,“我不知道二姐姐在说什么。”

知不知道不打紧,南絮也没奢望从她嘴里问出什么。

她转身朝着玉茗耳语几句,玉茗点头,快步出了花厅。

众人不明所以,赵玉琴阴阳怪气道:“阿絮这又是干什么,别故弄玄虚,要我说都是一家子骨肉,说不定出嫁那日你心情不好,不小心把什么东西洒在了三妹妹身上,道个歉的事,何必那么麻烦。”

殷芜最看不得她这幅嘴脸,“说得像是你亲眼看见似的。”

两妯娌多有摩擦,赵玉琴回回在殷芜面前吃瘪,况且她又帮着侯夫人掌家,说两句过过嘴瘾,并不敢如何放肆。

恰好丈夫在桌子下扯了扯她的衣袖,赵玉琴心里不得劲,只得悻悻闭嘴。

唇枪舌战也不是头一回,说起来都是嫂嫂,南絮不理会,只端坐等着。

侯夫人见不得女儿受此委屈,她又不是不知道南韵是什么性子,哪能容得下她这样红口白牙地污蔑。

南絮却紧紧拽住母亲的手,眼神灼灼地望着永安侯,“阿爹,女儿想知道,如果查明是三妹妹污蔑我,你该如何处置?”

永安侯有些不敢直视南絮的眼睛,“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妄自污蔑手足,致家宅不宁,当罚鞭笞十下,禁足祠堂。”

南絮欣然点头,“望父亲说到做到。”

南韵不服,“若确实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二姐姐也不能幸免!”

殷芜古怪地看她一眼,提醒道:“阿絮如今是魏阳伯夫人,三妹妹此话也不怕得罪了伯爷!”

南韵无视,吓唬谁呢,连回门都不来,有什么夫妻情分可言,怕是厌弃的很。

足足半刻钟过去,还不见出去的玉茗回来,众人神情都有些微妙。

谁都不知道南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总不能一直这么等着,赵玉琴不耐地扭了扭腰肢,伸手戳了戳身旁的丈夫。

南羿凌心领神会,出声告退,“既然伯爷未到,妹妹们又闹出这样的事情,儿子和玉琴便不多待了。”

想着少几个人便少点是非,永安侯缓缓点了点头。

说着三房李婉也拖着南羿怀起身告辞,好好的回门宴经此一闹,变得索然无味。

南絮面上不显,心里却十分委屈,紧了紧手里的筷子,姣好的容颜寸寸龟裂。

侯夫人察言观色,猛地把手中的筷子搁在筷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老二,老三,坐下!”

“母亲…”

“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踏出花厅,事关你们两位妹妹的声誉,不差吃饭这点时间!总不至于外头瞧着咱们大不如前,连你们的心也散了吧!”

南羿怀不敢反驳,南羿凌却不怵自己母亲,他拱了拱手,“母亲见谅,儿子最近苦闷,没心情听这些…”

话还没说完,几个老仆禀报魏阳伯府的人来访;随即便见刘回带着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

永安侯脸色微变,暗想这新得的女婿果真没把他放在心上,下人都可随意登门。

“刘回,你来干什么?”

南絮拧眉,有些不解。

刘回却满脸焦急,顾不得众人怒目而视,跑上前低声向南絮禀报:“夫人,余荣传来消息,情况紧急,我不敢隐瞒,特此来告。”

他本是追着南絮而来,哪成想刚出伯府,报信的人便把这东西交给了他,密信被撕开,南絮一目十行看完,心里咯噔了下。

落水?失踪?

谁?

段文裴!

刚成婚新鲜热乎,还不熟的夫君!

“阿絮?”

侯夫人见她神情不对,担忧地看着她,“若是有急事,你先去,府里的事你别管,有阿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